1

网易不易 丁磊的刀动在了哪里?

3月的杭州依旧阴雨连绵,网易杭州大楼的夜灯比以往更亮一些,晚上9点,HR的谈话还在继续,被优化的人员排着队等待谈话。

网易不易  丁磊的刀动在了哪里?

IT时报记者 孙妍

2019年,爱笑的丁磊也许要严肃起来了。

2019年的网易,似乎找回了2013年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掉队的危机感,丁磊亲自操刀,割去不赚钱的业务,试图再造网易。

3月的杭州依旧阴雨连绵,网易杭州大楼的夜灯比以往更亮一些,晚上9点,HR的谈话还在继续,被优化的人员排着队等待谈话。“3月8日给N+1赔付走人,要不然就是3月28日拿着N赔付走人。”HR试图加快调整的步伐。

丁磊的刀动在了哪里?

《IT时报》记者综合各方消息源,网易此次人员优化的规模有可能高达2000人,拥有2800人(含外包)的杭州研究院就要减员30%,将近840人。那么,丁磊究竟还向哪些部门举起了手术刀呢?

手起刀落,网易严选、网易考拉、网易味央、网易云音乐等重要业务板块都没有逃过此次人员优化。网易严选从网易邮箱事业部剥离,由原来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教育事业部从杭州研究院剥离,与网易有道合并。

网易内部员工向《IT时报》记者透露,受到此次组织架构调整重创的是杭州研究院,一个接着一个的事业部被优化,继教育事业部、推荐技术部、文创(原文漫)事业部传出坏消息后,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也裁掉了智能音箱产品组,准备独立融资,自负盈亏。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易金融业务也大幅萎缩,网易保险将于今年3月15日停止服务,2011年上线的首个“一站式保险平台”迟迟未能持牌经营,如今网易金融仅剩下支付和网络小贷。据《IT时报》记者了解,网易金融在成为一级部门独立融资以后,又在2018年“缩”回到了杭州研究院,如今网易支付也岌岌可危,裁员风声甚嚣尘上。

双引擎游戏和电商皆困顿

总是笑眯眯的丁磊,为何有了危机感?

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网易四季度净收入为198.44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0.20亿元人民币,电商业务净收入为66.79亿元人民币。网易电商业务营收的占比为33.66%,为历史最高。

虽然整体数据不错,电商业务也仍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是网易赚钱的速度大不如前。

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整体毛利率为38.6%,同比下降2.9个百分点。其中,游戏毛利率为62.8%,电商毛利率仅4.5%,首次跌破了5%,创新及其他业务毛利率为-5.2%。

简单来说,游戏和电商贡献了近九成的营收,网易的一大引擎游戏遭遇了国内游戏版号停发的影响,版号审批重启后变数重重,2018年网易游戏尚能靠原始积累维持,2019年的新形势对游戏研发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网易的另一个引擎电商增速放缓,多品类运营的B2C电商网易严选遭遇了运营瓶颈,大品牌代工厂制造的路子难走。而主打跨境电商业务的网易考拉受到加拿大鹅“假货事件”的影响,如今实物鉴定结果迟迟未出,加拿大鹅法务部门、浙江工商部门已经介入此事,网易考拉需要重新整顿和梳理供应链管理。

用在线教育再造网易

丁磊是一个知道钱在哪里的人,网易一直以来也都是跟随风口造精品的路子。

2013年,网易危机重重的一年,丁磊一掷千金押注了重度精品游戏,成立50个手游团队,同时启动70个手游项目的研发,每个项目批2000万预算。

在2014年解读一季度财报时,丁磊表示,网易将重点发展的项目包括电影票、彩票、保险及理财产品等。整个2014年,网易新招了1200人,是过去5年网易社招人数的总和。

2016年,丁磊又说:“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那么,2019年经过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后,网易将去向何方?

在2018年的互联网热门时间“一块屏幕”引发的关于乡村教育的热议中,丁磊发出了声音,表示网易要拿1亿元人民币,用来支持优质的教育资源通过互联网向贫困地区的学校普及。在2019年的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丁磊在提案中再次呼吁通过“AI+教育”等互联网技术消除城乡教育鸿沟、消除贫困代际传递。

解读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中,丁磊表达了押注在线教育的思路:“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领域和方向,网易有道有非常长的时间和用户积累,我们做了10年,中国的家长已经习惯接受线上教育,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技术成熟也让在线教育变得更创新,第一是市场大,第二消费者也接受。”

电话会议后不久,网易内部传出了将杭州研究院旗下的教育事业部与网易有道整合的消息,教育事业部人员调整比例高达60%。

此前网易教育事业部一直都是公益性质的,是一个不赚钱的成本部门,但却为网易做教育积累了很多口碑。2010年,先用“网易公开课”启程,聚集了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1200多集的公开课视频,随着MOOC在全球兴起,网易又兴起了“大国大学MOOC”风潮,从大学穿透到高中。等到这批天使用户走上社会后,又用网易云课堂做起了职业技能培训课程。再等到这批天使用户生儿育女,网易又用网易有道来切风口,All in K12!

2018年在线教育行业以40%的速度快速增长,网易有道也在独立融资后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2018年营收增长60%,K12业务增长最为抢眼,K12用户量增长5倍,K12课程营收增长3倍。

如果将教育事业部并入网易有道,网易就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在线教育体系,旗下10多款教育产品,从K12到成人教育,从软件到硬件,从工具到服务全覆盖。

令人忧虑的是,国内在线教育虽然遍地开花,但整体难过盈利关,VIPKID、沪江、51talk、英语流利说等多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仍处于亏损状态。

想来,用在线教育再造一个网易,并不是一件易事。

记者观察

大孩子养猪,网易的另一面

很多用户因为163邮箱知晓了网易,后来,他们发现网易是一家游戏公司,游戏长期为网易带来了90%的利润。当丁磊在乌镇互联网大会频频组局,并把自己养的猪带上饭局,把自家电商网易严选的零食带给互联网大佬们品尝,不遗余力地为网易带货。

在段永平口中,丁磊一直活得像一个大孩子。2001年,门户网站网易似乎走到了头,停牌时股价只有0.64美元,段永平用3个月时间大量购入网易股票,救丁磊于危难之时。到2017年,段永平基本清空网易股票,“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

有钱、有人、有技术,躺在游戏上赚钱的网易,过得颇为安逸。在大众眼中,前几年的网易都活得很容易,“大孩子”丁磊才有闲情逸致做些有趣的事。

丁磊在重庆吃火锅被一口猪血倒了胃口,回来就搞了个养猪场,拿神户牛的标准来养猪,营养师配餐,一头猪一天的伙食费就要40多元,网易猪听着音乐起床、吃饭、哺乳,还有一片树林给猪跑步锻炼。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皈山下,这座号称最有“洁癖”的猪场,将猪的排泄物经过干湿分离等三道处理工序后,成了有机化肥,完全无臭,还可以过滤为能入口的液体。

但是,当地人却对《IT时报》记者说,养猪场的排泄物处置并没有那么环保,附近的村民能够闻到浓重的异味。“闹猪瘟的时候,快递都不能寄肉制品,对网易养猪场的影响应该是有的,但他们也没有降价在当地卖,还是卖到杭州、上海去。”村民说道。

在网易食堂,味央猪成了网易员工的盘中餐,在员工的邮箱里,密集地列着味央猪的内购活动邮件。“味央猪大多是内部消化,排骨140元一盒,员工的工资水平还跟不上猪肉的品质升级。”一位网易内部员工说道。

当地人和网易员工对网易养猪的看法,其实是一个缩影。网易一直强调的文化和品质,不能“讨好”所有人,当中产阶级似乎还不能支撑起网易严选这一类精品电商的现象级爆发,在收割一轮红利后也许需要放缓脚步。

刚过去的2018年,网易的市值跌去了三分之一,段永平又看准了。

2019年,网易不易,“大孩子”严肃了。

"网易不易 丁磊的刀动在了哪里?"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